首页 >  冒险游戏

平凡且生动一位《魔域手游》军团长的“成长日记”

发布日期: 2019-10-06

  1、莫尔

  “俺们这店下午会比较忙,从3点钟一直忙到晚上8点。”

  莫尔的说话时声音还略带些少年的怯怯,但话语间夹杂的东北口音又让人很难相信他只有20岁出头。

  通过《魔域手游》军团长“千人送”计划,我们认识了这个服务器“卡诺萨城1服”第一个满级军团军团长——“再战灬十年”的创建者莫尔。

莫尔

  莫尔生活在辽宁盘锦,因为从事职业的关系,莫尔的微博里的照片喜欢穿得很潮牌,喜欢加一些滤镜调色,做一些很年少的poss,以此来表现他作为一个帅气美发师的与众不同。

  “不要叫我托尼老师,太土了。”

  莫尔显然对每个美发店都有个托尼、凯文老师的梗深恶痛绝。莫尔说他们这个行业,小城市也就逢年过节会全天都忙,白天很多时候都比较闲,一般都会用来打游戏。在《魔域手游》之前,莫尔玩过的游戏很少,回忆起十来岁时跑去网吧看别人玩《魔域》,父母总是来寻他把他带回家吃饭,但也从来没有因此打过他,莫尔记得很清楚:

  卡萨诺城、飞天连斩、天使之翼、魔魂晶石……

  2、再战

  从2006年3月17日《魔域》公测到2017年10月18日《魔域手游》公测,时间共经过了4233天,莫尔记不起自己多少次去网吧默默看别人玩《魔域》,但不管哪次去看,眼里依旧依然闪烁着憧憬。在这四千多天里,莫尔没有继续他的学业,十五岁时他告别了自己的父母,离开了少年时驻足的网吧,开始在另一个平凡而又不平凡的行业里一待就是5年。

《魔域》

  “小时候没钱玩,长大后没时间玩了。”

  这五年里,莫尔逐渐适应了工作状态:早上起床不吃早饭,走路10分钟到“燕尾蝶”开始一天的工作,上午和中午闲的话就玩游戏,中午点一份外卖——“昨天晚上才吃全天第一顿饭,最爱吃卤青虾”。

  离家自己独居,下班后的莫尔会选择在店里多待一会,10点钟左右独自回到公寓,虽然还很年轻,但莫尔体会人生的单调已经很久,偶尔也会跟朋友出去喝喝小酒,排遣一下体内过剩的负面情绪。

  “还是年纪太小吧,很怕军团的人知道我的年龄会嫌弃我。”

  工作的日子过得很快,从学徒到成为能带学徒的“师傅”,莫尔慢慢成长成了有些小名气的美发师,玩的游戏依然不多,直到年初《魔域手游》的测试消息传出后,按莫尔的话形容——“心潮澎湃”,仿佛自己又变成了当年驻足在网吧眼中充满希冀的少年,飞天连斩、树心城、海岛PK……

  莫尔几乎立刻下定了决心,开始在官方论坛、贴吧、QQ群疯狂寻找能组团一起玩游戏的小伙伴,从4月份开始做计划到10月份公测,这些地方都留下了他寻找战友的身影,光是他微信新添加的好友就有200多人。其中很多人都是当年《魔域》的老玩家,很多都是因为受莫尔这股冲动下定决心回归。

  距离回到亚特大陆,似乎只差当年长长的Loading画面和那句经典的欢迎语:

  “欢迎进入魔域,魔域的世界有你更精彩….”

  3、“我玩《魔域手游》积极得像个托”

  从一个几乎不怎么玩游戏的人瞬间变成了励志组建团队的“带头大哥”,我们并不能感受到莫尔当时急速的心理转变。莫尔只是说:他喜欢同样ID前缀的整齐画面,喜欢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的快意恩仇。他是一个爽快的东北小鲜肉,成为“大哥”仿佛是他的本能。

  有意愿加入自己团队的玩家已经超过一百人,但莫尔不曾有过游戏公会相关管理经验,店里手下学徒最多的时候,莫尔只同时带过10个。于是他用了最靠谱的办法:将所有团员都私信了一个遍,征求军团名、征求ID前缀、征求管理权限名额、团员的紧急联系方式。

  “我这个人就是这样的,希望有事大家商量,大家的意见最重要。”于是就有了“再战灬十年”(军团名)和“经典回归灬”(ID前缀)这两个非常具有老玩家情怀的名字,莫尔的名字自此变成了“经典回归灬莫尔”。

建团时的资料莫尔都留下了

  “我想带大家找回十年前玩《魔域》时候的感觉。”

  ID和军团名确定好,莫尔身后已经有了百八十号兄弟,精神抖擞地准备闯荡江湖。他说目标不需要冲到全服第几,也不需要成为全区一霸,他要的是作为一个“东北大哥”的排场和气势,但让莫尔傻眼的各种情况才刚刚开始。

  “我唯一没有准备的是没料到干军团长会这么累!晚上11点还有人@我,问我宝宝该怎么合成!”莫尔的语气从刚才的气势昂扬变成了痛心疾首的悔恨,状态参见表情“捂脸流泪”

  “装备怎么整?升级去哪升?副本几点开?早点开!晚点开!团长我被人杀了快帮我报仇,”对话内容逐渐也变成了:“团长帮我转点魔石!团长帮我们做个担保!团长帮我上下号!团长我上下你的号!”莫尔深深感觉自己是一个保姆,但在为别人解决游戏里的麻烦的时候,心中又隐约有自豪感。

  组织公会任务、动员副本、组织PK……

  就在辛苦而又满足的状态中,“再战灬十年”军团成为了“卡1服”第一个满级军团,至今排名仍稳定在前4名。莫尔说他喜欢这种辛苦但被兄弟信任的感觉,我则有点怕他将来会变成抖M。

再战灬十年成为区服第一个满级军团

  激情的游戏生活也有很多插曲,经常有其他渠道版本的挖墙脚专员来官服挖莫尔和他的团队去其他渠道入驻,并许诺给予返利。但莫尔认为军团成员经过努力装备已经基本成型,团员们也为自己的账号付出了不少心血,不管对方做出什么承诺,从对团员责任心考虑,莫尔并不想让军团成员集体转服多花冤枉钱。

  “我老跟我的团员说,玩游戏不比花钱多少,主要是为了娱乐,有能力可以氪金,不充钱我们也绝不会嫌弃你,每个人都能在游戏中找到乐趣。”

  莫尔的朋友圈有两百多魔域玩家,他经常会在朋友圈晒军团成员的截图。有次晚上晒截图,早上起来发现某个渠道专员挖他不成还出口成脏,莫尔生气把他拉黑了。秉承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莫尔从通讯录中找到了此人的电话。

  “我买了个短信轰炸机,轰炸了他整整一个月”

  “老有人说我是托,我老委屈了老冤了,我玩个游戏不就为了爽么,别人还骂我。”

  莫尔说军团长不过是玩家群体的组织者罢了,为大家服务比较重要。他认为军团长身价的体现,就是游戏要玩的比别人好,同时还要让能军团成员信任你。“忙活来忙活去自己什么也没得到,但有了一帮兄弟,这就是我想要的。”

  然后又回去继续的组织副本、团战、PK……的循环

  “我都快相信我是托了。”

  4、我们的团

  不久之前,莫尔忽然有两周时间没有上游戏,据说去解决个人问题终身大事,但结果“不方面透露”。

  在这两周里,莫尔将军团长暂时交给了团里其他管理员。群里面的好兄弟在听说他要暂时离开后非常激动,表示如果莫尔不玩了,自己也就玩的没有意思了。莫尔听到这些话非常激动,他说:“虽然我们不是区服PK最厉害的,但绝对是最团结,最有气势的,最有兄弟感情的。”

  “兄弟们这些话在日常生活中,从来没有听到过,从没感觉自己有这么重要。”

  “初恋”是莫尔的好基友,两人在网上认识已经快一年了,在莫尔工作繁忙的时间段里,莫尔会把号托付给“初恋”。初恋是个很神秘的家伙,是个PVE狂人,对于配装和宝宝合成有着独特天赋,曾经在不氪金的情况下开服一周拿到全服前十。“初恋”写了很多攻略给莫尔,莫尔把这些攻略加上自己的经验扩散给军团里的成员。

  另一个我们见过的玩家是军团副团长“砖头”,砖头的年龄稍大已经是一个两岁孩子的父亲。跟莫尔一样,砖头家人不在身边,虽然每周回家,但在外地工作的夜晚,游戏成为他用来排遣寂寞的方式。

砖头

  “最大的收获是友情,精神上的寄托,对自己过去游戏时光的承载。不时会想起高中大学时和同学一起玩游戏的情形,《魔域手游》延续我的游戏时光。”对于自己这位没见过面的军团长,他的评价是:很有责任心,有耐心带新人。

  “有他在,PK都有兴致了。”

  莫尔说,《魔域手游》“千人送计划”是一个契机,让他在这两周后重拾了开服时的热情,官方实打实几百万的回馈,让他们军团的许多成员激情重燃,跨服来到军团争霸服跟全国的军团一争高下,莫尔说:“冲着奖励去可能未必最终能得到,兄弟快意恩仇、同生共死的感情才是最大的收获。”

  莫尔重新在军团争霸服开始新的征程,也吸引了砖头等一批核心玩家加入,砖头说“千人送计划”让大家玩游戏有了新的目标,跟兄弟们一起拿奖,是一份无比的荣耀。

  “比较遗憾的就是,军团里还是没有女玩家,”莫尔最后这句的语气很诚恳。

  5、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从“卡1服”到“军团争霸服”,莫尔已经成为一个熟悉了各种套路的军团长,知道了军团升级要主动捐魔石,知道了团员有矛盾要帮忙主动调解,未曾分别就开始怀念大家都在一起的日子。

  军团争霸赛结束后,莫尔说他应该选择回到卡1。

  “装备跟不上那是肯定的,但我非常庆幸的是,不管我战斗力有多低,大家还是会认可我,不会嫌弃战斗力低装备不好,反而更看好我这个人和军团组织能力。”

  莫尔说,军团里的人来自天南地北,八九成是《魔域》老玩家,好多人一玩就是十年。军团里人来来去去,他并不会过多挽留,因为他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和工作,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精彩。

  “在不影响工作生活的情况下,我还是会选择这里。”

  “想回来玩,还找我!”

  “一定!”